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伤感文章 > 伤感日志 > 正文

残缺

2015-11-11

一叶光阴会剪断回忆,渡边船舶总是游离。烛影清辉萧萧然了岁月,一朵残花总让人缅怀。大致不会忘记的,是残缺。

岁月总是不紧不慢,你我亦如不系舟,长久的漂泊在世间。长存的是苍老,短暂的总是美好。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时光荏苒。仿佛世间最难得的东西就是完美,我们总是会得到时光的馈赠,满目回忆,却已疮痍。

是否还记得你抬眸望眼的桃花,是否还记得我馈赠过的琼琚。时间总是不饶人,流水带走了你的欢颜,秋风拂去了我的青丝。柔荑是草,亦如你我,终究难逃枯败的痕迹。不知你是否想过,在最初驻足的交岔路口,为何背道相离。早知道是痛苦,又何必重逢。早知道会重逢,又何必痛苦。想必最错误的,是你我的相识。早知选择是那样的,又何必相识。因为陷进去,终究是陷进去了。就像宝玉之于黛玉,那是残缺的。还有明知道会残缺却还一头扎进去的。正如徽因之于志摩。白璧不能无暇,而我所求的,不过寥寥回忆。虽然不是完美的,却还是叫人惦记。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这是程瑛一生中唯一一次向杨过不小心遗漏了心迹。遇到了朝思暮想的人,为何不欢喜?杨过已有了小龙女,纵使是已经残缺的二人,却契合成了世间最大的完美。程瑛能做的,只有祝福,然后无怨无悔,把遗落的一颗心交到遥远的那人身边。这种残缺,是伤害了自己,却又幸福了自己。

时间放下了禁果,一颗叫做爱情的禁果。它很美丽、很诱人,总是想吸引人去咬一口。但是咬过的果子就缺失了一块啊,缺了一样东西,还是美好的吗?所有拥有了它的人,算不算都不完美了?

时间还放下了木匣,一个叫做回忆的木匣。它很陈旧,很破损。却总是有人想要触碰它。打开的同时又忍不住合上。浮想着未来,忘不掉过去。它仿佛是用来弥补当初的残缺,或许 还是一种升华,或许更成为了转化。所有拥有了它的人,算不算都完美了?

人大致难忘的,也许是那颗被咬过的禁果。因为残损了,所以懂得完美了。人大致放不下的,就是那回忆。那是禁果的滋味,怎能忘记?

世间总是充满了残缺,请打开木匣填一填自己。会不会发现,最难忘的,是残缺。


分享:
< 上一篇:文字控安晓杰 此刻,在思念着谁
下一篇:你,一直在我的视线里 >
相关阅读
几朵年少付白云几朵年少付白云
母亲,手工布鞋母亲,手工布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