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正文

那些回不去的,永远美好

文章来源:网络

晚饭后,沿着后山公路走步运动,一路上加盟者增至十人队伍,边走边聊,发现了新农村更气派了,还增加了好多新鲜面孔,让这个只有两三百人的小村子闹腾起来。高速公路,水电站,移动梦网。

沙场等多家项目指挥部租住新修的村民楼房,还搭建了板房洋楼,一座座小四合院就落成了。高速公路的指挥部里居然还安装了篮球架,几个小伙子正在切磋技艺,显得轻松自如,又生龙活虎,这就是年轻。据说像这样整栋出租的人家,一年的租金在三至五万,我为村民高兴,这是他们以前一年的收入啊!

村子变样了,小洋房鳞次栉比,后山公路尽管只有五百米长,但是穿村而过,村民们再也不用在车流量极大的318国道上冒险行走。想起邻家二姐被客车轮胎飞来致残的惨痛,大家更钟爱这条公路,来的去的,都在这路上站住,寒暄几句,就有人要转身,往同一个方向走去。

小洋房里的村民用电,煤气做饭,连搓麻将也是机麻了,基本家家都有车,起步是电动车,摩托车,大货车和小轿车摆在院子里轮番开的人家还不少。好多村民在电站,沙场上班,修高速公路,架铁塔都有不菲的收入,不上班打工的就开大货车拉沙石。

拉煤卖,妇女儿童在塌方堵车时合伙做盒饭,煮玉米,鸡蛋,泡方便面卖,都是十倍的利润,看来不致富奔小康都不行啊!这里的夜生活除了广场舞,还有啤酒烧烤,机麻,大贰,金花,不到凌晨不散场。

或许当下的现代化是村民们几代人盼望的,所以不会有人和我一样去想念那些回不去的美好。

那时候,家门口没有高得快要遮天的沙石堆,一眼可以看到青山掩映的大河边,还有我和他第一次牵手走过的吊桥,可以听到湍急流水撞击岩石的声音,可以走到河边吹吹凉风,掬一捧清水洗脸。现在过不去了,挖掘机,咬石机日夜作响,这河床挖了又冲,冲了又挖,不知是否惊动了土地爷?

那时候,姑姑家院坝里有两个大花台,里面种了葱,蒜,花,树,素淡又艳丽。六妈家门口有几棵大洋槐,夏天的知了声声叫个不停,我们就在屋檐下搬一张纯实木桌子手搓麻将,一点儿也不热。

五妈家小卖部前的院坝平坦开阔,路边的一小块菜地里种了黄瓜,丝瓜,南瓜,茄子,辣椒,四季豆,洋豁。我常常摘下那些还顶着花骨朵的小黄瓜,在水管上冲洗一下就入口,那个生鲜脆甜!就是这些绿色蔬菜,吸引了旅游路过的北京光明日报团委书记杨会峰,非要下车让我们给他把这些蔬菜现摘,现做,现吃才肯离去。

那时候家家有偏房当厨房,大锅大灶,做几十人的饭菜也不是问题。现在没有了,每逢除夕,他们连个煮猪头肉的地方都没有,家家在院子里支起一口大锅,烧上木柴,弄得一身灰。去年赶上下大雨,撑把伞扛了几个小时,有人成了落汤鸡,有人生了一场病。结论是,小洋房也不好啊。

那时候没有沙场,扬尘很少,小仁烟的天空是湛蓝的,空气是清新甜润的,路边一排向日葵从开花到结果都是夺人眼球的。我们的晚餐是在院子里吃的,好像故意要把菜谱给人看了,游说一两个人拿起筷子尝尝。现在也回不去了,倏地就窜一辆车到坝子里来,让人惊魂,还有那每天擦一遍一摸又五指黑的窗户,都让我们不得不乖乖在屋里吃饭。

人们总是活在当下时盼望着下一场改变,当高速公路通到家门口,天全水城打造完成,纳入了雅安经济圈,成为开发区这些蓝图渐次实现,我也会幸福快乐,但一定有更多回不去的美好让我怀念。每个假期,必定回来,静静感受这些能触摸的,用相机,用文字,用心情见证,记录,铭刻。

< 上一篇:
下一篇:什么是青春 >
相关阅读
历史上那些储君大战中臣子与皇帝的那些囧事历史上那些储君大战中臣子与皇帝的那些囧事
盘点那些三国名将真正死因那些打死不知的真相盘点那些三国名将真正死因那些打死不知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