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正文

小半生

文章来源:网络

今年我17岁,还有6个月满18周岁。出生在天蝎座的最后一天,有着天蝎与射手的双重性格。还有6天参加高考,在闷热的晚自习,我开始写下这些话。你无须觉得惊讶,我正是如此吊儿郎当地走过了6000多个日夜。

如你所听到的一样,我很年轻,甚至比你想象的还要年轻。96年之前的世界我没见过,但我能够想象出来,它一定在期待着我得到来,为了不让它失望,我在96年一个下雪夜晚悄然将生。然而这个世界或许嫌我长得丑,又或许是上帝特别偏爱我,我生来与众不同。据我家妈妈回忆,我出生后两天嘴角两边起了两个小米粒样大小的肉球,第三天已如绿豆大小,后被医生除去。老人说那是龙须,我必是龙女转世。当然,这带有一定的传奇色彩,无从考证。

96年到01年之间,算是童年。外婆,小河,泥巴,放羊,那条蜿蜒的小路,外公自行车的前杠,还有那条和我一样年龄却比我体积还大的黑色狗儿似乎是全部记忆。我不知或许是我根本不愿记起关于它后来的归宿,我努力想过,但记忆只停留在我把它从地窖里就出来的那一刻。再后来,没有一点关于“虎子”的记忆。不重要了,它一定会去一个温暖美丽的地方,也许还会有一个像我这样喜欢它的小姑娘,在它的陪伴下成长。

01年,小妹出生。我曾很惊讶地指着婴儿床上的她问妈妈:“这是谁家的小孩?”后来的日子里更是受尽这小魔女的压迫。两个鸡蛋我拿一个她就会张着还没长牙的嘴开始哭,放下立刻就好。妈妈忙的时候还要我30多斤的小身板抱着她一20多斤的大肉球。我想,从她出生开始,不管我愿不愿意,准没准备好,我都被赋予一个做姐姐的责任与担当。我不能说我做的十全十美,万无一失。但我觉得已算的上合格。我会训她但从不会打她,我不爱学习却也能为她树一个成绩优秀的榜样。

也许我总活在她骄傲刁蛮的压迫中,时不时需要忍受她的不讲理,她的无休止的撒娇卖萌。但或许她也终日生活在我的光环下,觉得满是阴影,但也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自己该走的路并且全力以赴。我的光环同样是她的荣耀,我的狼狈前行能让她的道路更加平坦。我想我活的累,但若能让她在我的跌跌撞撞中学得一点可以不那么辛苦的办法,我都会继续为她遮风避雨的前行。当然,我并不能代替她做什么,也不能代替她去走她的路,我能做的仅仅是让她以我为镜,在成长的路上无所畏惧的前行。我知,时间的行走间,这个丫头已成长的不再那般刁蛮任性。如此善解人意,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已和我并肩前行,风雨不避地奔向那个最终想要到达的地方。

02年,我第一次走进教室,和那样一群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起。那是我们太小,道路太长,一路上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我是我们5个小人儿中唯一的女孩,因此受欺负的是我,受宠的也是我。还记得瓢泼大雨中我们在泥泞的土路上光着脚丫推着车子回家,一转身看到连人带车摔在棉花地里的他在雨中也笑开了花,还记得苍白瘦弱的他推不动车子,我们便喊着口号来帮他。回到家即使全身冰冷心也是暖的。那些个小人儿的脑袋和心里满满的都是爱呀,才会捡起那几条未睁眼的小狗,还为了他们和父母吵架。那时的我们觉得用我们的爱就可以让它们好好的活着,快点长大。可他们实在是太小了,它们还是去了,几个小小的孩子支起了火,烘热了瓦,去仍旧只能看着那小小的身体逐渐冷却,不记得谁先哭了,只记得火光下一张张小脸都挂了泪花。

后来,都不可避免的长大;再后来,都无可奈何的分开。彼时年少,依旧挥手再见却未曾想在彼此的生命里缺席那么多年,然后陪伴在身边的那些陌生人便成了我们之间的鸿沟,看不到却真实存在。但我从没怕过,我陪他们一起追追打打,他们伴我走过那些年华,已是青梅竹马。当然,现在的他和他,还有我早已不是那般傻傻的孩童,我一长得亭亭玉立,他们已入白羊般挺拔。谁知道以后呢,我们一如既往地相爱呢!

06年,离开一些人,又新识一些人,也遇到第一个认为很重要的人。初识他时他笑容满面,声音干净而动听;再后来他的关心照顾,宽容和善一一印在脑海从不敢忘。至今仍会想起那如风笑容,有些人,我记了很久很久,无关风起云涌,年岁更替,好的人,总会活在别人心中。

07年,开始叛逆。其实那时的自己只是贪恋温暖,并不知没有人有义务对我那般好,而对我好的那个人,我亦匆匆路过。那一年终日与那个头发花白的胖老头斗气,其实他不知道,我就是个狗脾气,着毛摸就会乖巧。又能怎么样呢,无论怎样斗气,还是分开了,看着他醉后微红的脸,竟也有些不舍,但终究是分开了。

08年,不情愿地被父亲排进他的班。却结识了一群哭笑与共的朋友。有一段朦胧的感情,有腼腆的男孩追我,有磕磕绊绊吵吵闹闹但依旧风雨同舟。他们见过我最真实的笑泪,最真实的好恶,见过我意气风发,也见过我狼狈不堪。然而三年后,又是注定的别离,我接受。

11年。九月见到的人中最喜欢他。记得他的话:“不该是这样,你本不该是这样。”我知道,我不该是他见到的颓废的模样,我应是无比美好的模样。我这般感谢,在这样一个不济的我走向无边黑暗时,他依然相信我本是美丽模样。

12年。有过努力但终究太过懒惰。吊儿郎当很适合我,这是她给我的定义,我接受也承认。但我改不了也不想改,我承认我懦弱,改不了。但我仍欣慰她把我看透:“风风火火,走路雷厉风行,不会小声说话,凡事满不在乎。”是,这是我,真实的我。我一身坦荡,除了懦弱,我无愧天地,自然不会转弯抹角。她说喜欢我这种性格,若我不是学生。我很高兴,别管我什么身份,都谢谢她喜欢我。我也喜欢我,光明磊落的我。

13年。收敛了很多但终究死性难改。但幸好他说过:“我对你,说不上情有独钟,你已然是重中之重。”如此甚好。我就是如此简单的人。一句话,足以暖我一颗心,期限是一辈子。所有我见过的人,我都会记得他说的每一句暖心的话,其余的,一笔勾销。很感谢你将我看成重中之重,让我有勇气继续前行。

14年。我依旧吊儿郎当,改不了。明天离校,再过几天,将永远告别这般乌云蔽天却有人送来温暖日子。转眼,我已过了小半生;庆幸,未染苍老;庆幸,爱都还在。

我可能还会这样过下去,对,吊儿郎当地过。我知道,有人懂我的吊儿郎当,一如他们。对此,我很感谢,生命中以心待我之人。

如今的我,站在远方遥望过去,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小半生。

2014年5月31日

< 上一篇:老人
下一篇:现在出发 >
相关阅读
诸葛亮的后半生为什么要不断北伐直到生命终结诸葛亮的后半生为什么要不断北伐直到生命终结
皇太极的挚爱海兰珠前半生为何没有对应的记载?皇太极的挚爱海兰珠前半生为何没有对应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