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正文

文章来源:网络

过去常听人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以显示见多识广。现在恐怕是吃过猪肉没见过猪的大有人在,尤其90后的城市孩子。

猪说来也没什么好说的,唯一好说的是肉比较好吃。可在这个“三高”年代,人们早已避之不及。其次便是人们毫不客气的口头禅,遇到一个极笨的家伙会脱口而出,比猪都笨。有句流行语,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说来过去在一个家庭中极其重要的猪先生在世下是不值一提。可我不知怎么想起了猪的许多故事。

记忆中我家年年养猪,好像是一大一小。大的年底杀了,那是全家人一年的牙祭。小猪养大了第二年杀掉,就这样循环往复。所以一直都是一大一小两头猪。

猪某些地方也与人类相同,有干净的猪懒猪,也有聪明的猪,自然也有笨猪,不过都是在猪届相对而言。干净的猪大小便都在固定的地方,窝从来干干爽爽。我家的猪窝很高级,是内外间。大门装门并在夜间挂住,预防猪半夜三更饿了乱跑,也预防狼的侵袭。记忆中我家有过一次这样的遭遇。当第二天母亲发现时已是鲜血满地,一百多斤的一头猪所剩无几了,那种悲壮不亚于小日本的一次扫荡。二门没有门,以便猪的自由活动,也是懒汉猪的卫生间。懒汉猪的共性就是窝又臭又脏,自身也臭气熏天,很是讨厌。讲卫生的猪很招人喜欢,毛发光滑顺溜,小尾巴打着卷,一副绅士的样子。尤其是小猪崽,油光可鉴,撒着欢儿,淘气十足,很是可爱。有的猪还特别聪明,主人手头有一把猪菜或有一些下脚料,只要轻轻一叫“唠唠唠”。(我不知道具体是哪几个字,只记得发这个音)猪就竖起耳朵,然后匆匆走过来,大快朵颐。而那头笨猪要么听不到,要么爱理不理,结果经常吃不到好处。

猪的颜色只有黑白两种,要么从黑,要么从白,偶尔有一两头花白相间的,看上去很不顺眼,谁家也不愿意养这样的猪儿子,除非从小就看出吃相好,容易上膘。要么价格优惠。猪界也有品德好坏之分,当然这是人的观点。有的猪一生老老实实,只吃可以吃的食物。有的猪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能入口,就毫不含糊,在家不仅与鸡狗抢食,还对外掠夺,不是进人家的菜地,就是吃人家的粮食,经常招惹是非,但它安然若之,主人无奈只好严加看管,甚至戴上脚镣。而不像狗的遭遇悲惨,如若狗偷吃了邻居的小鸡,一定要拴住用皮鞭猛抽,并拿着小鸡逼问,再敢不敢了,一顿重刑伺候完,小狗再不敢越轨半步。但猪先生没有这样的不幸,哪怕闯下天大的祸端,也不用受皮肉之苦,更不必说皮开肉绽了。关于这点我特别好奇,为什么不用此法教学一下猪先生呢?

猪先生闯下祸后,最多受几天监狱之苦不得自由出入,而主人还要向人家陪许多不是。碰到不好说话的人家,大吵大闹,一定秋后算账。但都是气头上的话,邻里邻居的,谁家能保证自家的鸡狗那么听话。所以都是撒完气心疼一会了事。

不论猪的名声多么狼藉,肉依然可口无比;不论猪的品德多么高尚,年底总是命归黄泉。这就是猪的命运,猪先生也许到死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杀猪是农家一大盛事,必定请年轻力壮的人来帮忙。人少是降服不了猪的,即使人多也需要略施小计,用绳子将四肢控住,然后众人一起使劲,将它按在地上,猪越大需要人力越多。然后持刀的屠夫眼疾手快,一刀刺向致命的喉咙,随着一声刺耳的嚎叫,刀进血流,尽管地上会有大片的浪费,屠夫必定满身是血,主家还是能接一大盆鲜血。随着叫声的渐渐微弱,确认猪奄奄一息,帮忙的才敢松手离开,然后坐在一边歇息抽烟,补存一下刚才消耗的体力,说说刚才种种经历。屠夫在猪的后腿开个小口,便用气管子给猪充气,直到猪成了一个圆滚滚的胖猪。当然此举是为了退毛准备的。此时主家早已烧好一大锅开水,等人们歇好了再次把猪抬到锅边,然后开始退猪毛,退毛当然也是技术活儿,水的冷热,使劲的力道都决定退的快慢和干净。杀猪看是一个粗活,可处处充满了农民的智慧。虽然都是土办法,但很实用,都是一代代流传下来的。

杀猪难,养猪的过程也不易。那时人都吃不饱,那有好东西供猪享用,到了最困难的时候,猪的三餐都是冷水泡麦麸,加点洗锅的泔水。夏天还好可以到村头地畔在大地上寻找食物,可到了冬天,猪滚开了多少荒地,也填不饱肚子。成天饿的哼哼唧唧乱撞。夏天不仅能在大地刨食,有时还偷偷闯入地里饱餐一顿,只吃得忘记归路,直到主人到处寻觅、有时很不幸没等偷吃几口,就被人家发现,无疑是一顿狂最猛打。边看猪平时慢慢悠悠的,逃开命来,也是奋不顾身。小时我经常被大人指派去自家地里看看有没有不规矩的猪偷吃,尤其雨天我特别愁这件差事,经常出门后在房背后躲一会儿,回去说地里没猪。可不知怎么被大人发现了,想必不会作假露出破绽。以后老老实实到地边去看,几处地下来,一大圈,总能遇到偷吃的家伙,我就气急败坏的捡了石头追打,一次都没有追到过。

那时猪到地里偷吃,一方面确实猪不懂事,饿了便饥不择食乱跑;有时是主人不太讲究,趁人家不注意便给自家的猪大行方便,猪是记吃不记打的动物,只要吃过一次就会反复为之。所以家家的小孩都经常被指派去地里放哨。

猪也有幸福的时光,一个就是进入夏季,万物生长,什么都是猪的饭菜,轻快的人家还每天拔苦菜,给猪改善生活。苦菜的奶汁特变大,直到吃得猪膘肥体壮。大多数猪特别有良心,只要能吃饱,就会回报主人一个健壮的身体。我们经常在吃肉的时候,发现肥一层瘦一层,大人说就是猪的生活经历好坏的见证,这种五花肉特别好吃,但大人更满足一寸厚乃至更厚的肥膘。可猪膘肥体壮之日,正是它的大限之日。

家禽中,猪的命运最差,不讲究食物,要求不多,寿命最短。不像鸡鸭那么幸运,每天悠闲自在,下个蛋也要大呼小叫,唯恐主人不知,并从来不用担心生死,主人一般不会轻举妄动,因为他们能给主人换回油盐酱醋。羊也比猪好多了,有人定时放牧,下了小羊羔还会添加食料,一般不用太担心自己的饥饿问题,也比猪的寿命长多了,因为羊能传宗接代。

过去的猪都是放养,吃的都来自大自然,所以不仅猪幸运,人也幸运,吃的是大自然馈赠。而现在都是人工食料,统一流水线喂养,几个月一头大猪就长成了,猪肉没有猪肉的味道,还吃出了高血脂高血压。人们都以为猪是罪魁祸首,殊不知人类才是真正的罪犯,实施慢性杀人。

其它方面又何尝不是如此,鸡鸭鱼,牛羊马无一幸免都是在流水线生长,其实最终的受害者也是人类自己。可人们就是难以觉醒,一直自欺欺人。

< 上一篇:幸福,是比出来的
下一篇:那些回不去的,永远美好 >
相关阅读
热文阅读
推荐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