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文学视点 > 正文

丝路文学的厘清与再造

2015-11-12

  随着“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的提出和向前推进,中国和世界的经济关系即将进入一个崭新的格局。经济的变局必然带来文化的变化。新丝绸之路文化交流已经成为一个热点,而丝路文学交流自然也成为其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丝路文学首先面临着整合的问题。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丝路文学的定位与研究尚未在文学界和学术界获得共识并明晰化。比如,丝路文学的范围如何界定?它在中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中占据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是丝路文学”,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理解不同就会导致不同的研究,还会导致不同的对策。

  一般来说,丝路文学至少有两种含义:一是指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文学,二是指题材涉及丝绸之路的文学。目前大多研究者所使用的丝路文学概念,是将这两种含义都包括在里面的。但问题就来了,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文学,范围何其广,题材更是千种万样,如何能用“丝路文学”一统了之?如果将我国西北省区的文学和丝路沿线国家的文学都统称为丝路文学,虽然直截了当、简单明快,但能否形成相关各方的共识,是否具有可操作性?而且循着第一种定义,有的研究者将丝绸之路开辟之前的文学,也归入丝路文学,未免更不能令人信服。这样看来,丝路文学概念的泛化,将会带来学术上的不严肃、学理上的不严谨。

  我认为将丝路文学定义为“题材涉及丝绸之路的文学”更为科学。这一定义虽然将目前包罗万象的丝路文学缩小了,但它的内涵更为充实,外延也更为清晰。发生在丝路沿线地区和国家的非丝路题材的文学,并不因硬性将之归入丝路文学而更有意义,亦不因合理地将之排除于丝路文学之外而失去价值。丝路文学只是一种文学的分类,并不涉及价值评价和艺术评价。我们对泛化的丝路文学概念进行缩小,亦即对丝路文学进行一次整合和清理,之前一些经典的作品会被排除出去。但这并无损于这些作品的价值,而丝路文学亦无必要将自己的光荣寄托于遥远的古代。丝路文学的辉煌,更在于当代新的创造。

  中国丝路文学的新创造,是在中国经过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综合国力极大提升、中华民族正在伟大复兴的背景下进行的。尤其是“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的提出和实施,对丝路文学的新创造有着直接的召唤和推动作用。丝绸之路是一条开放之路,在此时代背景下行进的新丝路文学,必然既绍续着远古丝路的汉唐气象,亦呈现着21世纪的中国气派和民族风格。新丝路文学,在整体上应该是内涵丰厚、有强烈人民性的文学,是朝气蓬勃、元气充沛的文学,是骨硬筋强、血旺体壮的文学。它应一扫无病呻吟、疲软困顿的颓靡之风,以深刻的思考、恢弘的气度和健康的审美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构成。

  中国丝路文学的新创造,又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进行的。各国民族文化的发展都是对全球化的回应,亦即它内在地具有一种世界性的坐标。丝绸之路是一条和平之路,新丝路文学是多国家、多地区、多民族的文学,世界性的视野是其题中应有之义。当代中国的丝路文学,更加应该胸怀全球、放眼世界。它既面向国内,也面向国际;它是民族的,也是人类的。

  中国丝路文学的新创造,还是在经过对现当代世界文学思潮、流派、风格和手法充分吸纳和借鉴的基础上进行的。丝绸之路是一条交流之路。在美学上,新丝路文学应是前沿性的创作,运用经过古今中外艺术经验的洗礼而成熟的现代性的风格手法,以既贴近又引领当代读者的审美趣味,表现时代生活,探索人性风貌。在整体上,它应是超越了历史的成就而代表着中国当代水准的文学。

  从以上这几个方面思考,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丝路文学前景广阔,任重道远。有志于此的中国各民族作家必须以开放的精神、世界性的视野和创新的手法进行丝路文学的再造。


分享:
< 上一篇:世界主义与文学的两难选择
相关阅读
世界主义与文学的两难选择世界主义与文学的两难选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