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正文

留得枯荷听雨声

2015-05-26

QQ截图20151112182936.png

家居江南水乡,对莲荷这类水生植物可谓司空见惯。中学读书时,就对北宋学者周敦颐的《爱莲说》情有独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一度成为我人生的座右铭。

我生活的这座江南小镇,水网交织,沟渠纵横,是饮誉天下的鱼米之乡。宽阔的水面为莲荷生长提供得天独厚的环境。也让我们从小就与莲荷有近距离的接触机会。春天,我们走在乡间小路上,两旁的池塘里,“小荷才露尖尖角,一只蜻蜓立上面”;夏日,我们采一柄荷叶当绿伞,欣赏“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秋天,长天共秋水一色,落寞袭满荷塘,曾经郁郁葱葱的荷叶此刻已变成瘦骨嶙峋的枯枝,我在清冷的秋雨中,吟诵唐朝大诗人李商隐的千古绝唱:“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经历漫长的人生炼狱,度过青春年少的冲动,度过物欲诱发的浮躁,当我褪去一身的铅华,回归人性的本原时,却格外喜欢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荷塘月色》,“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ē)玲(英语violin小提琴的译音)上奏着的名曲。”便宛若置身荷塘月色下一般,仿佛在那幽径上走着的是自己了。那亭亭碧绿的荷叶,那婀娜多姿的荷花,月色迷蒙、薄雾缭绕的荷塘便又展现在眼前。

多少次,我曾梦见自己与心上人一起,撑一叶扁舟,划入荷花深处,“船欲动而萍开,棹欲移而藻挂。”偌大的荷塘,只有我们两人,天是绿的,水是绿的,满塘的荷叶是绿的,仿佛空气也是绿的。纤云素手,擢清莲之而闻嗅,折碧荷之以覆首。此情此景,其境其界,也不亦乐乎。

人生若梦,不知不觉,我已走进岁月的黄昏。荷塘美景成了甜蜜的回忆。花落叶残,流水也减去了几分碧色。及至秋雨缠绵之日,荷塘更见凄凉。而此时的我只能泡一壶绿茶,临窗而坐,在残荷听雨中,品读人生。

残荷听雨?贵在一种氛围,慢慢体会“留得枯荷听雨声”的脉脉愁思。总喜欢将秋雨幻化成一首清新的小诗,在雨中漫步,在雨中回忆。撑一把油纸伞,停伫于茫茫人世间,倾听着残荷带来的雨声。

残荷听雨,我又一次想起那美丽的邂逅,那回眸一笑的心动,也许只有残荷自己才能体会花开花谢无人怜的炎凉吧。

记得有人说过,下雨的时候你想的人就是你最爱的人。不知道要想她什么,想她此刻也应在听雨,想她听雨的此刻也在想着自己,淅淅沥沥的秋雨是一首思念的小夜曲。雨水荡涤了空中的尘埃,雨声沉淀了心中的浮躁,我可以尽情地去想她,想她曾经在荷塘月下与我说过的那些情话,然而,落花有意,雨水无情,此刻的雨丝象一根冰凉的鞭子:抽打着我脆弱的灵魂。

留得枯荷听雨声,人生就是一场戏,演尽了悲欢离合,酸甜苦辣。如一支亭亭玉立的莲荷,把美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柔软的水面,纯粹的月色,洁白的根茎深埋在泥淖中,最终也是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旦垂垂老矣。所有的希望都随生命的告竭而衰退消失,此刻的他,是否还会后悔。


分享:
< 上一篇:樱花有约
下一篇:素雪盈香,一路安暖 >
相关阅读
留得枯荷听雨声留得枯荷听雨声